劳资双方“长期两不找”有风险

来源:河北工人报 阅读量:56 时间:2021.02.22

      劳动者离开用人单位后,未提供劳动,用人单位也未给其发放工资,双方一直没有任何联系,但也未正式解除劳动关系。这一状态被称为“长期两不找”。几年后,职工前来讨要期间被拖欠的工资以及社保福利待遇,能如愿吗?


  事件:
  职工以企业长期拖欠工资为由申请劳动仲裁


  2016年1月6日,柴某被某玻璃制造公司聘为副总经理,协助总经理负责公司生产经营工作。自2017年1月1日起,柴某被该公司聘为常务销售副总监,年薪10万元(由基本工资+考核工资组成),并与公司签订为期3年的劳动合同。柴某需要每天写工作日志作为出勤依据之一,每天上报,无日志视为未出勤。公司财务部门根据上报审批的出勤结果制作半年度工资表。


  柴某表示,自2017年5月起,玻璃制造公司开始拖欠工资,直至2017年11月,公司上班时间更改为灵活时间。工作中,他主要负责技术支持和协助业务员处理客户关系。期间,公司一直以种种借口拖欠工资。2019年8月,柴某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拖欠其的2017年6月至11月全月工资、2017年12月至2019年7月,共20个月的月基本工资以及2017年1月至2019年7月的社保费用、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共计16万余元。




  裁决:
  双方已实际解除了劳动关系驳回仲裁请求


  庭审中,玻璃制造公司的财务人员表示,事实并非如此。柴某自2017年11月16日起未到公司上过班,既无请假条,也没有书面辞职文件。公司考勤记录人员提供的考勤表没有柴某上班的记录,且未接到公司领导发放给考勤记录人员其灵活工作文件通知。

  对此,柴某表示不认可,但并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反驳,劳动仲裁委不认可柴某在玻璃制造公司灵活工作的主张。


  劳动仲裁委认为,本案中,双方自2017年11月16日后互不履行权利义务,劳动关系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柴某自2017年11月后,不再为被申请人提供劳动,不再实际受被申请人工作上的管理、指挥或者监督,玻璃制造公司亦不再向其提供基本的劳动条件、支付劳动报酬,双方自2017年11月16日后已实际解除了劳动关系。

  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柴某的申请已超仲裁时效,其所有仲裁请求军备驳回。


 劳资双方“长期两不找”有风险

  • 员工花名册

    所有企业免费使用

    员工转正和劳动合同续约自动提醒

    自动生成各类常用员工分析图表

    数据云端存储,无需担心文件丢失

  • 企业社保代缴

    20元起/人/月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等100+城市
        企业社保代缴

    全程在线操作,新手不用愁

  • 电子工资条

    免费试用一个月

    短信、微信、邮件一键群发,支持撤回重新编辑再发送

    员工可及时反馈;工资条加密处理安全可靠

    累计为2万+企业及政府机构发送1亿+工资条

  • 薪资代发

    25元/人/笔起

    在线薪酬系统自动核算复杂个税,更准更快

    45+城市属地化申报员工个税

    直连主流银行系统,最快6秒到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