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壹人事APP浏览
加入HR交流社群,
50万HR人在这里

60岁农民工工伤怎么解决,农民工60岁以后工伤怎么赔偿

来源:壹人事 阅读量:244 时间:2022-02-16

这是一个年近60的农民工老于的打工故事,以下为方便写作,用第一人称陈述。

我叫于得水,名字起的不错,不过活得虽算不上寒碜,但也并不是如鱼得水。工地上的人都叫我老于,今年58岁了,有一儿一女,都已经成家了,一辈子没学啥手艺,除了种地,就是在工地打工。相比较来说,在家种地不如外出打工,不光挣得多,还可以逃避家里的好多的繁琐事。我这个人喜欢简单,也不是不想动脑子,就嫌动脑子麻烦。工地上的活儿没有能难倒我的,木工、钢筋工、架子工、打混凝土、制模等等咱都会。算起来光干建筑也有近30年了,最早的时候工资低,一天三四十块钱,后来才慢慢涨起来,现在我干木工,一天没有400我不干。但不要只看到农民工的工资高,其实风险也高,环境也十分恶劣,要不现在的年轻人宁愿进厂拿三四千的工资,也不来端工地的这碗饭,苦啊!下面我给大家说说我一年年都是咋过来的,工地到底有多苦?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一般过完年工地就大面积开工了,农民的封建思想讲究“三六九,往外走”,就是选在每个月农历的初三、十三、二十三、初六、十六、二十九以及初九、十九、二十九外出打工。过完年,初六以后就有人陆陆续续往外走了,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该玩的玩了,该见的亲戚朋友也都见了,家里也没啥事儿,就想着早点儿出去打工挣钱。其实过年这段时间大家见面聊的最多的也就是,去年在哪干的啊,干的啥活啊,好不好干啊,工资一天多少啊等等,大致都摸清了。有工资比自己高的,就问人家还要不要人,要的话就跟别人一块儿去,不要就还去老工地。不像那些厂子,离职什么的还得等审批,我们来去自由,有的头天还干的好好的,第二天就给代工的说一声,去了别的工地。正月里天气刚开始暖和,家里的麦子还不到施肥浇地的时候,出去干活是越干越顺,人不怎么受罪,但也不能避免倒春寒,冷那么几天,也没啥事儿。一天上十个小时的班,早上六点起床,洗洗刷刷,吃点儿早饭,七点或者七点半开工,中午十一点半收工吃饭,下午一点上班,六点半或者七点收工。晚上就很随便了,有出入喝酒的,有打牌的,有玩手机的。我不喜欢这些,因为比别人多读了几年书,地摊上买几本小说,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春天就是早上不想起,再加上在家歇了那么一段时间,刚来身体不大能受得了。要说这活计不累是假的,习惯了也就好了。每天过得浑浑噩噩,颇有“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味道。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到了二月份,基本上也就是阳历的三四月,这时候干活就更顺畅了,没有了天寒地冻,单衣穿着干活就很松快。再加上来了一二十天,身体又适应了这劳动强度。我还是比较迷信的一个人,二月二,龙抬头这天我是不上班的,加上清明节、鬼节,我都不上班,无论安排什么活,给多少钱,都不去!地开化了,老婆打电话说该给麦子耩肥料了,让我回家,被我训一顿。就那几亩地,自己慢慢弄去吧,实在不行就趁浇地的时候撒上一些就完了。如果我回家,抛去路费不说,咋也得耽误三四天,千把两千块钱就没有了,家里的那些地,除去种子、化肥和农药,一亩地也就挣那几百块钱,划不来。

农历三月,万物复苏了,整个工地,除去钢筋混凝土还有那些木方和设备,周围也是郁郁葱葱的了,早上周边的树上也有不知名的鸟鸣,叫声也挺好听。虽然我是个粗人,但也懂的热爱生活,能在高强度的劳动中苦中作乐。日子一天天的过,但每天还是要有新的活法。我不喜欢管人,也烦让人管,就每天尽快把自己的活干完。其中也有一些小发明吧,干木工就少不了用钉子,钉子在钉的时候容易砸歪,我用一个小钢管焊了一个工具,钉得又快又不会砸歪,工友看到后,纷纷仿制了一个。对此,我很是得意!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四月份了,天气渐热,衣服穿的又薄,很容易把衣服挂烂,受些皮外伤。受伤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衣服也不算什么。受伤我们能忍,衣服不算什么可不是因为我们有钱,而是我们穿的衣服都是工地周边兜售的旧衣服,应该都是城里人淘汰的,以前五块十块一件,现在也涨到了三十五十,不贵。所以,没有人心疼衣服,破的不能穿了我们就再去买。在工地上,夏天还好些,到了冬天,有的人衣服烂的一绺一绺的,棉衣里的丝棉也都滴流打挂的,跟个要饭的似的。不过没有谁会因为穿戴去取笑别人,大家都差不太多。夏天是我们买衣服最勤的时候,吃过晚饭,三五成群去周边逛逛,淘两件衣服,顺便也能乘乘凉。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转眼就到了五月份了,麦子该熟了,家里这时候肯定催着回家收麦子。工地上忙了几个月,这时候无论再挣钱也得回家,不能因为挣这几个钱把家里人累坏了、急出毛病来。农村人都知道,麦子成熟就那几天,如果收的不及时,要么掉粒儿,要么一场雨就把一季的收成浇没了,到时候种了秋庄稼地里还会长一地麦苗。其实现在幸福多了,以前都是人用镰刀割,用牛车拉,还得打场、扬场、晒籽儿、装囤,那是真的累啊,还顾不上吃喝,都是随便垫吧垫吧,过个麦天都能瘦一圈儿。现在也就是几天的事儿,全部都是联合收割机,要么直接卖了,要么就晒个一两天直接装囤。虽然省事儿,但收了麦子还得种秋庄稼。原来都是把麦茬用铲子戗下来,顺便把地里的草一块儿锄了,弄出来之后再进行耕种大豆或玉米等秋季作物。种秋庄稼也得看墒情,太干不出,但也不能赶在雨前,不然出苗也不好。有人喜欢凑着刚割完麦子地里的那点儿潮气儿,不戗麦茬和杂草,虽然地里显得乱,但出苗还真不错。于是,人们纷纷效仿。这样能省出好几天时间,在家闲着可没人给钱,不像在企业上班的有年假什么的。收完麦子,种完庄稼,大半个月就过去了,家里没什么大事了,我们也该回工地了,天气越来越热,活儿也不好干了,但也只有忍着,硬着头皮干下去。咱跟那些小年轻没法比,动不动就辞职不干了,说什么“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到了我这个年纪,棱角早已被生活磨平,上有老下有小,不干咋办?

时间到了六月份,伏天也正当时,一年中最热的天气了。特别是在层顶干活,没经过这事儿的人估计真能晕倒。都说高处不胜寒,但头顶毒辣的大太阳,楼顶还没干透的混凝土蒸发的热气都能把我们蒸得近乎窒息。所以啊,我们都不喜欢在楼顶干活,但不喜欢又能怎么样呢,谁会在意一个底层农民工的具体感受?再说了,巨大的生活压力让我们不得不去面对,你不干有人干,都觉得自己苦,可谁又知道别人也是一肚子苦水没处倒啊。每天在楼顶晒得昏头涨脑,有时电梯不让用,还得爬上爬下三十几层楼。可能大家都不信,觉得爬上三十多层楼累的还能干活吗?答案是,能!而且必须能。刚开始爬楼,两腿酸痛得站不住,大腿发胀,明显能感觉到大动脉的舒张,胸腔也是累得剧烈起伏,大口地喘气,但楼顶炙热的空气似乎含氧量不是那么高,得老一会儿才能缓过来。也许是我年纪太大了,感觉比别人体力差了不少。下了班我会到工地的小卖部买两瓶冰镇啤酒,灌下这两瓶酒,感觉就舒服多了……

七月份也有一段时间酷热的天气,但除去我忌讳的日子,我基本上没有缺过班。咱出来就是挣钱的,苦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再多吃这点苦咱也是能受得了的。虽然我年纪大了,但我一点儿不比那些年轻人少干,他们偷奸耍滑,我不这样。咱出来挣人家的钱,就得实实在在地给人家干活。伏天一过立了秋,早晚的天气就凉快多了。但天气凉快了也有坏处,秋雨绵绵,下起来没完没了,下雨没法开工,只能整天待在宿舍里,看大家喝酒吹牛,打牌吵架,整个宿舍整天弄得乌烟瘴气的。遇上这样的时候,我就会拿起一本书或者拿着我的手机到没人住的宿舍,一个人静静地待着,还会和家里人视频聊天。但基本上都是看书看新闻,和家里老婆子一视频就吵架,跟孩子也聊不到一个话题,他说的咱不懂,咱说的他不感兴趣,就是问问身体好吗,吃的咋样,干活注意安全之类的。有时候也会想,打了一辈子工,自己干成了点儿啥。是家里那座还算阔气的院子,还是供出了一个大学生,抑或是家里没缺过钱花,没让家里做过难?想想这些都是成绩,但好像又都不是。钱是挣得不少,但常年不在家,跟家里人的感情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唉,不说了!

时间到了八月份,老婆子一天一个电话地汇报着庄稼成熟的情况,问啥时候回去。收秋肯定是要回去的,玉米要掰、要脱粒、要晒,大豆要割、要打场,地要犁、要耙,还要耩麦子。虽然说着就是这几句话,但干起来最起码要十天半个月的。种完麦子,又得着急忙慌地赶回工地。收秋大家都回家了,干活的人少,老板天天电话催着,咱也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天气凉爽,干活正舒服,也想凑着这好天气多挣点钱。

九月份没有什么农活,天气又好,一如八月秋高气爽,只是气温稍低了点,是个干活的好时候。日子也是一天天地过,楼房起了一层又一层,工地辗转换了一个又一个,盖了那么多楼房,都卖给谁了?想也是瞎想,关咱什么事,切,净瞎操心!

进入十月,相当于一只脚踏入了冬天的大门。天气温差就变得更大,对我们干活倒是没多少影响。早晚干活的时候还是穿薄外套,停下来的时候得把毛衣穿上了。不过有时候中午干活还能穿短袖,甚至有的年轻人还会光膀子。记得有一年冬天,都已经很冷了,那时候是包工,一个年轻人大冬天只穿一条单裤干活,热得浑身大汗淋漓,热气笼罩全身,那感觉如同下凡的天神一般。所以啊,天底下没有好干的工作,各行都有各行的苦。扯远了,总得来说,十月份还是挺挺适合我们这种人的,不是太冷,但也不热。当然了,十月一这天我是不上班吧,在这天,我们老家是要去上坟的。

农历十一月,天气真的冷下来了,特别是到了中下旬,三九四九的天气真的很冷。数九歌大家应该都很熟悉,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这时节干活真的是受罪啊,天不明就得起床,像我们干木工的,到工地连个挡风的地方都没有,无论多冷都得自己受着。锯木方、锯模板、钉钉子,有时候指头尖懂得没有知觉,放到嘴里暖半天才能缓过来。就这样,干活的时候还得把棉衣脱下来,不然干完活衣服都能湿透,很容易感冒。最怕的是雪雨之后,头天融化的雨雪还没干,晚上就给冻上了,地上全是冰,架子上冰溜子挂老长。一不小心就滑倒,年轻人倒还好,滑倒了站起来没啥事儿;像我这年纪的滑倒就麻烦了,人老了骨头脆,去年跟我一起搭帮好多年的老刘头就是这样,摔碎了盆骨,估计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他比我大八岁,还不到七十呢,唉……所以啊,我们这样年纪的走路干活都比别人慢半拍。


六十岁农民工的打工十二月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到了腊月,在外辛苦了一年,也挣了不少,就盼着过年了。过年儿孙都回家,一家人在一起热闹热闹。到了我这个年纪,其实也怕过年,年轻人一年年长大,我们一天天老去,谁知道能活到哪一天,就想着和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但是也难啊,虽然儿子有工作,可他也是拖家带口的人了,也不容易,我趁着还能干活,想多帮衬帮衬他。我们不像那些机关单位退休的人,有养老金,虽然也有家里的几亩地支撑,但那点儿钱够干啥呀,小孙子买个玩具都得思量再三,还是得干啊!终于熬到年底,算了工资,除去每月老板发的生活费,还能发八九万块钱,大大方方地置办了年货,封了红包,等儿孙回家,盼女儿回娘家!嘿,又是一年……

其实,在工地上干活先不说苦累,危险系数也很大,整天爬高上低的。最怕的是脚上扎了钉子,去医院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好不了,花钱不说,还不能挣钱,罪还得自己受。不过我们也有土办法,拿一双新的布鞋,朝钉子扎的眼儿上使劲儿拍,什么时候钉眼儿里开始流鲜血才行,基本上第二天就能上班。

这是农民工老于的故事,颇多辛酸与无奈,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除了透支身体来换取金钱,给家人换来相对幸福的生活!其实,现实生活中有千千万万个老于这样的人,全年奔波在各个建筑工地,他们没有退休金,只能在本该安享晚年的年纪出来苦苦挣扎,可能一瓶酒、一颗烟、家人一个慰问的电话、老板或工友的一句夸奖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慰藉……

壹人事目前可提供企业社保代缴社保账户托管电子工资条薪资代发节日福利员工花名册智能入职等一站式人力资源服务。咨询壹人事“在线客服”或致电400-189-1900了解更多,也可以点击立即注册,体验壹人事的各项产品。

热门总榜

热门总榜

换一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