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壹人事APP浏览
加入HR交流社群,
50万HR人在这里

Sora会对视频内容创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来源: 怪盗团团长裴培 阅读量:1166 时间:2024-02-22

  OpenAI的文生视频(text-to-video)AI模型Sora已经发布,并且引发了如洪水一般的新闻报道和评论。我不是AI技术专家,相信大家也早已通过其他渠道了解了Sora的技术细节。我只是想从内容创作者的角度谈一谈:Sora会对视频内容(包括短视频、中长视频和工业化影视内容)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我的朋友圈里,大家的观点是复杂的——有些人觉得Sora要革影视行业的命,甚至把视频内容带入“零基础创作”时代;有些人则认为Sora的实用价值还值得怀疑,尤其是不具备创作者所必须的“灵魂”。其实,上述观点都有道理,关键看怎么定义“内容创作”。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互联网发展的历程就是内容创作不断重新洗牌的历程,各种体裁、各种主题、各种工业标准的内容一直在此消彼长,“变”是常态,“不变”才不正常。AIGC的深入发展(包括但不限于Sora),将促使洗牌过程向更有利于多样性的方向发展。我们不妨使用一个高度简化的分析模型,将互联网原生内容创作者的能力划分为两个方向。

  热点敏感性,也就是追逐热点、热梗的能力。毫无疑问,在任何一个时间点,社交媒体的大部分流量集中于极少数热点题材。能否把握热点题材,决定了创作者的短期爆发力,用更时髦的话讲就是“出圈能力”。

  内容调性,也就是内容的特殊性、不可复制性。有些创作者的内容,让人过目不忘,带着鲜明的个性烙印,任何竞争对手无法模仿。是否具备足够的、不可替代的调性,决定了创作者的长跑能力,或曰“可持续性”“粉丝黏性”。

  强大的创作者无疑应该在两项能力上都获得高分,从而达到“既有爆发力又有长跑能力”的全能性,这是成为头部创作者的最高效的途径。2017-18年的抖音、2019-20年的B站都曾经涌现出一批这样的创作者,左手抓热点、右手深挖内容调性,从而在一夜之间跃居“全网顶流”之列(具体的例子就不用举了)。这样的幸运儿不多见,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他们是其他内容创作者梦寐以求的标杆。

  如果一位创作者不具备抓热点的能力(或者不乐意这么做),那么他的最佳发展方向就是做一个优质垂类内容方,吸引符合自身调性的粉丝,依靠粉丝的口碑效应实现“慢热出圈”。这条道路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罗翔:在多年的司法考试授课过程中,他以深入浅出和幽默风趣的调性逐渐积累了大批“自来粉”,最终依靠粉丝的自发传播实现了“出圈”。严格地说,多年前的罗永浩也算得上一个。一般而言,只要坚持足够长的时间,垂类内容方总归能迎来量变到质变的时刻,但是大部分人往往坚持不下去。

  与此相对立的则是那些只会抓热点、不具备调性的创作者,他们的生存之道就是“下手快”,依靠千方百计地“蹭热点”乃至模仿抄袭,尽快完成“出圈”。这种创作者的生命周期一般很短,在瞬时爆发之后就陷入了沉寂,做的是“过把瘾就死”的短线生意。尤其是在短视频领域,MCN等专业机构经常会批量孵化此类账号,希望其中极少数能爆红,至于那些未能爆红的则沦为“炮灰”。


  网生内容创作者的四个象限

  很多用户会哀叹:“互联网社交媒体充斥着快餐内容,短视频、直播更是集快餐内容之大成,完全没有让人静下心来体验的干货!”可是这样的哀叹并不正确。或许网生内容的绝大部分确实是毫无调性和深度的“炮灰”,就像一瓶酒的大部分成分是水,那我们也不能因此得出“酒就是水”的结论。事实上,只有在社交媒体时代,垂直、小众内容才第一次获得了稳定的输出渠道,从而赢得了被更多人看见的可能性。数以万计的“中腰部”垂类创作者,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才真正走上内容创作道路。如果一定要在“以前的时代”和“社交媒体时代”之间做出选择,我相信,绝大部分创作者会选择后者而非前者。

  那么问题来了:Sora的诞生(及其掀起的生成式AI持续进化的浪潮),会更有利于上面哪一类创作者呢?我觉得答案非常明显——AIGC会有利于那些以内容调性取胜、“慢热出圈”的垂类内容方,不利于那些以抓热点取胜、“昙花一现”的跟风内容方。因为在AIGC时代,“抓热点”的门槛将越来越低,从而不再是内容方的一项核心竞争力。所以,“内容调性”的重要性就进一步攀升了,甚至可能成为取胜的唯一一张王牌。

  不要误会,无论到什么时候,“热点话题”总是会此起彼伏地产生,也需要有创作者覆盖。然而,在比拼速度方面,人类创作者无论怎么努力也比不过AI。在文本新闻领域,AI的速度优势已经明显体现出来了:早在ChatGPT诞生之前,从财经到体育,从娱乐八卦到社会新闻,大量的“突发性事件”在第一时间的报道就是由“AI写手”自动撰写的;在ChatGPT大范围投入使用之后,几乎所有的突发事件报道都可以由AI进行了。平时炒股的人可能对此有更深的体会——打开任何一个股票信息软件,无论是突发的财经新闻还是财报的即时解读,由AI撰写的比例均呈不断上升的态势;专业分析师和评论员正在退出这些“比拼手速”的即时信息工作,把精力集中到需要高度逻辑分析能力的深度解读上。

  Sora的诞生,意味着上述趋势正式蔓延到了视频领域。假以时日,上述趋势会延伸到一切体裁、一切类型的内容上:对于热点话题的“时效性覆盖”将主要是AI的任务,比拼的主要是AIGC的效率,很难有人玩出与众不同的花样。目前在国内,已经有电商服务机构向带货主播推出“AI根据热梗自动撰写视频脚本”的服务,哪怕主播对这个热梗毫不了解,也可以依靠AIGC跟上潮流。可以想象,今后对热点话题的竞争将趋于高度同质化;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高度同质化的市场总是会走向供大于求,从而导致“抓热点”性质的内容严重过剩,以此为核心竞争力的内容方大部分将被淘汰出局。

  而对那些以“调性”为核心竞争力的内容方而言,AIGC却可以成为一种强大的新武器。互联网用户仍然有追逐热点的天性,不过他们今后更需要的不是时效性内容,而是有特色的演绎或者有深度的解读。足球爱好者对此肯定深有体会:在资讯匮乏的年代,大家对足球媒体的首要诉求是快速全面的新闻覆盖;到了资讯极端发达的今天,新闻覆盖早已泛滥,大家的诉求转移到了对赛事的深度分析,以及带有互动性、趣味性的节目上面。优质的垂类创作者完全可以与AI达成分工:前者负责有调性的部分,即所谓“灵光一闪”;后者负责不需要调性的部分,即重复劳动——按照内容产业的黑话,可以称之为“行活儿”。

  AI是一种工具,一种由人类创造、帮助人类解决问题的技术手段。从目前的形势看,只要AI不产生自我意识,它就不会具备所谓“原创性”,而仅仅是对人类现有知识的收集和整理——即使ChatGPT这样高级的生成式AI也不例外。OpenAI已经公布了Sora的技术细节,可以看到,其技术路线继承了此前公开的DALL-E文生图模型,虽然有一定程度的创新,但并非颠覆性的。显然,至少在当前的环境下,Sora不太可能产生真正的“原创性”,其产生视频的效率和感染力仍然高度依赖于个人用户的“调教”。

  所以,与此前的一切生成式AI大模型一样,Sora在内容创作中的角色更接近MOBA游戏中的辅助:帮助C位更好地发挥自己的特点,让C位心无旁骛地输出,而不是自己代替C位去输出。强大的C位玩家借助强大的辅助可以如虎添翼,而不合格的C位玩家有了强大的辅助也很难翻盘。就以刚提到的“AI根据热梗自动撰写视频脚本”功能来说,有调性的创作者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使之符合自己的调性,事半功倍地创作出优质内容;缺乏调性的创作者恐怕只能用它生产千篇一律的“垃圾”。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内容产业“强者恒强”的趋势,在AIGC时代会持续下去,只是其含义更加复杂,超过了“马太效应”的范畴:头部内容方当然会继续强大、继续享受时代的红利,但具备强大调性的垂类内容方也能享受时代的红利;对于这两者而言,未来二十年将是最好的时代。对于其他内容方而言,却将迎来最坏的时代。Sora再次确认了上面的趋势。

  当然,在AI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一切变化都可能发生,一切梦想或噩梦都有可能成真。如果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本文的观点被证伪了(或者部分证伪),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能够生活在一个AIGC觉醒的年代,无论作为旁观者还是参与者,我们都是幸福的。重要的是对未来做出力所能及的思考和分析,至于其对错则不是特别重要。

壹人事目前可提供企业社保代缴社保账户托管电子工资条薪资代发节日福利员工花名册智能入职员工商保等一站式人力资源服务。咨询壹人事“在线客服”或致电400-189-1900了解更多,也可以点击官网顶部【注册】,体验壹人事的各项产品。

热门总榜

热门总榜

换一换
关闭